欧司朗高品质系列产品解决方案免费下载

为打破存储器垄断格局而生,长江存储真能续写传奇?

EEFOCUS 中字

存储器凶险的江湖

从莫大康的《存储器热要冷思考》一文了解到,存储器江湖的垄断格局早已成定局。从1999年开始,历经六次大的兼并与退出,厂家数量上己经越来越少,在DRAM块,剩下三家,包括三星,海力士及美光(它于2012年兼并日本的尔必达),以及在NAND块剩下四组,分别为三星,东芝/新帝,海力士以及美光/英特尔。尽管台湾地区尚有几家,但由于实力不济,纷纷依附于美光,或者转型代工。其中一个鲜明的事实是从未再有“新进者“呈现。

三星及海力士两家垄断的局面己经持续多年,三星己连续24年称霸全球。如依2015年计,韩国的DRAM及NAND全球市场份额分别达73%%及43.7%。如果从存储器的周期性计,在2001至2010年期间,仅三星和海力士两家盈利80亿美元,而其它诸厂累积亏损达130亿美元。反映全球存储器业的竞争十分激烈,以及垄断格局己成定局。

这样的背景下,再加上顶级大厂将目光聚焦中国,中国这场马拉松大赛到底会跑到什么名次?

为打破存储器垄断格局而生,长江存储真能续写传奇?

本期《中国芯势力》的主角就是中国三大存储器主力军之一——长江存储。

诞生

2016年3月,总投资约1600亿元人民币的国家存储器基地在武汉启动。四个月后“长江存储”集团正式成立,紫光集团参与了长江存储的二期出资[1]。

为打破存储器垄断格局而生,长江存储真能续写传奇?

([1]据武汉新芯介绍,长江存储的注册资本分两期出资。一期由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湖北国芯产业投资基金和武汉新芯股东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共同出资,武汉新芯的基础上建立长江存储。二期将由紫光集团和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共同出资。)

2016年12月19日,紫光控股与大基金、湖北国芯投资和湖北省科投共同签订了《长江控股出资协议》。长江控股注册资本为386亿元,紫光控股以货币出资197亿元,占长江控股注册资本的51.04%;大基金、湖北国芯投资和湖北省科投以股东权益加货币出资,合计占长江控股注册资本48.96%。

中科院微电子所所长叶甜春表示,目前中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存储芯片生产能力,该项目的布局可谓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淮海战役”。

这里提一下武汉新芯,它成立于2006年,是湖北省与武汉市的重大战略投资项目,成立之初,原计划主打生产动态存储器(DRAM),孰料遭遇全球DRAM市场的价格崩盘,利润一再下滑。在此背景下,武汉新芯被迫将产品线转向闪存。命运多舛的武汉新芯,历经几次管理权变更,直到长江存储的出现,其法定代表人是紫光国芯董事长赵伟国,将全力布局大规模存储器与延续武汉新芯在物联网方向的战略规划。

据长江日报报道,赵伟国透露,按照计划,2017年8月,主体厂房就要建成,2018年试生产,2019年就要实现一期项目10万片满负荷生产。一旦试生产开始后,就会同时开展二期建设,到2020-2021年完成二期建设,总共形成每个月30万片晶圆的产能。

为打破存储器垄断格局而生,长江存储真能续写传奇?

随后在IC咖啡首届国际智慧科技产业峰会(ICTech Summit 2017)上,长江存储CEO杨士宁汇报了3D NAND存储器进展,表示32层3D NAND芯片顺利通过电学特性等各项指标测试,达到预期要求。

紫光的垂涎

然而作为主要股东之一的紫光,“到底会不会百分百并购长江存储”这一话题,一直受业界高度关注。

为打破存储器垄断格局而生,长江存储真能续写传奇?

在今年4月19日,紫光国芯首次披露重组标的为长江存储,拟通过发行股份收购标的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

5月4日,紫光国芯披露了对长江存储重组的最新进展。公告称,根据目前的工作进度,公司预计无法按照原计划在5月20日前披露重组预案。不过,紫光国芯已与交易对方紫光控股签署了发行股份认购资产的框架协议。

7月16日,紫光国芯发布公告:由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资产长江存储的存储器芯片工厂项目投资规模较大,目前尚处于建设初期,短期内无法产生销售收入,公司认为收购长江存储股权的条件尚不够成熟,同意终止本次股权收购。这是紫光国芯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第二次终止重大资产重组项目,此前是800亿人民币非公开发行项目。

为打破存储器垄断格局而生,长江存储真能续写传奇?

随即,紫光国芯发布关于这次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情况澄清声明,表示收购长江存储股权的条件还不够成熟。

下载OFweek,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

12.14欧司朗与安富利LED汽车照明研讨会

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

暂无评论

今日看点

【中科院专家杨上陆:激光焊接专场研讨会】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立即打开